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新聞動態 產品展示 招賢納士 聯系我們


     新聞類別

公司新聞
行業新聞
媒體報道


 
漯河市經濟開發區中山路與東方紅路交叉口東南角

400-891-0371
手機:18838282595 趙經理
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新聞動態 > 媒體報道

時代隱痛:明明子女還在,父母卻要承受喪子式的孤獨
發布人:  來源:本站   發布時間:2017/5/8 

先看一組數據:

到2020年,我國老年人口將達到2.5億,占比17.2%;2030年將達到3.7億,占比25.3%,即4個中國人中就有1個是老人。

這些耆耆老者里面,就有我們的父母。

他們苦了一輩子,累了一輩子,操心了一輩子了,臨老了,卻還要承受無邊的孤獨。  

1

鄭州的高老太太,已經84歲。

早上六點多,她就戴著帽子,穿著棉衣,提著零食,坐上最早的一路環城公交。

坐在車上,老太太或是目光呆滯地看著窗外,或是昏昏睡著。

這一坐,就從早上,直坐到公交車收班。

她拿出一張佩戴在胸前寫有電話號碼的卡片,請公交師傅給自己的兒子打電話,讓他來接自己回家。

高老太太本來有五個子女,自己和兒子住在一起。

孩子們都忙于上班,幾年前老伴死后,高老太太每天就在公交車上度過。

不為別的,就算是發愣,老太太也愿意在公交車上。

房子里實在是太寂靜了,靜得可怕,待在里面,有一種挨時間的感覺。

2

魯北惠民白橋村村民朱秀章夫婦都已經80多歲,膝下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,都已經成家,在外工作,平時很少回家。

朱爺爺則每天騎著一輛破舊的三輪車,帶上自己的老伴去鎮里趕集,擺個地攤,早出晚歸。

朱爺爺的地攤上賣的都是針線包、蔬菜籽等小物件,太大太沉的東西,他搬不動。

他的買賣并不賺錢,甚至還虧本。

但是無所謂。

他們并不是為了賺錢,只是為了解悶,打發時光。

3

云南南甸村村民劉享武和妻子在鄉下自己住的瓦房里修了個墳墓,那是他們為自己準備的最后的歸宿。

夫妻兩人從此就睡在墳墓旁邊。

墓前擺的一個小桌,既是夫妻兩人的餐桌,也像是個供桌。

很多人覺得,這很不吉利。但是,老夫妻兩人已經顧不上那么多。

他們只擔心一件事:死后,無人收尸。

老兩口約定,誰死在后面,一定要記得把房門關好,免得死后再遭日曬雨淋之苦。

4

湖北省赤壁市柳山湖鎮,貧窮而落后。為了生計,年輕人都去了城市打工,鎮上除了老人,就是帶不走的孩子。

72歲的徐大爺,是眾多留守老人中的一個。 

徐大爺本來有四個女兒,一個兒子。女兒嫁到了外地,兒子在外務工。

自己和老伴兒在家里照顧90多歲的老母親和在老家上學的孫女兒。

徐大爺和老伴兒平時不出門,農閑的時候,就在家里陪老母親聊天。

他們最開心的是周末,因為在市里寄讀的孫女兒回來,能給這個家帶來一點年輕的活躍。

老夫妻一定提前兩天就忙上忙下,挖空心思想辦法,做一桌孫女兒喜歡吃的飯菜。

前段時間,老母親走了。

孫女兒臨近中考,壓力大,周末也不回來了。

家里就剩下徐大爺和老伴兒兩人,四眼相對,相顧無言。

5

高翠芝住在北京市延慶區大莊科鄉慈母川村,已經80歲。

過去幾年的時間里,她養成了這個習慣:坐在炕上,眼巴巴地看著窗外。

幾千個日子,對她來說,每天都一樣。

一樣的孤獨,一樣的無助。

高奶奶有三個兒子,一個女兒,但是都好幾年沒回來了。她靠著政府每個月幾百元的救濟補貼生活。

因為行動不便,做飯是她最大的挑戰。一頓再簡單不過的飯,她中途要休息好幾次。每天吃早飯的時候,往往已經是晌午時分。

因此,她常常蒸一屜窩窩頭,連續吃上幾天。有時候,干脆就吃泡面。

在身體稍微好點的時候,高奶奶會繡各種花樣的鞋墊,那是她給兒子、兒媳、孫子們繡的。她時刻盼望著孩子們回來,拿到她繡的鞋墊,臉上綻開笑容。

但是,鞋墊越繡越多,孩子們卻從來不曾回來。

一次一次盼望,一次一次失望。

除了有好心人偶爾會來看看她,幫忙收拾收拾屋子。幾年里,家里幾乎沒來過任何人。

高奶奶最大的愿望是能和兒子們坐在一起聊聊天,拉拉家常,每天醒來能按時吃上早餐:有豆腐腦、雞蛋、饅頭。

6

張大爺80歲,老伴兒79歲。

他們在黃土高原的沙塵中有一個巨大的院落,有23間房間,那是他們一輩子辛勞的證明。

然而,這么多的房間里里,大多都被空閑著。

兒子在外打拼,很少回來。兩個孫子帶大以后,也去了父母身邊。

孫女兒還沒滿月的時候就被抱了回來,是她和老伴兒用羊奶喂大的,F在大了,也即將被父母接去城里讀書。

這個曾經讓張大爺無比驕傲的院落里,即將只剩下張大爺和自己的老伴兒兩個人。

房間再多,再空,也盛不下老人心中無邊的寂寞。

很多時候,我們覺得,這一切源自貧窮。

因為貧窮,讓我們有壓力,有無奈,有力不從心。

然而,就算住在城市,就算衣食無憂,我們的年邁的父母,依然孤獨,依然無助。

7

76歲的李皖園住在北京東城老城區,有退休工資,有社保,衣食無憂。

然而,她依然孤獨。

兩年前因為患病而行動不便,最基本的吃喝都成了棘手問題。“現在只

靠女兒每周末過來幫忙做頓飯,或帶來夠吃一周的包子、餃子!崩钅棠陶f,“女兒也53歲了,健康狀況也不是很好,還有自己的家庭要照料!

為了盡量不拖累女兒,李老太的生活是:“晚上盡量少喝水、少吃飯,少去衛生間……也盡可能少洗澡,萬一跌倒、摔傷,就太麻煩了!

然而,最重要的,還是孤獨。

一天到晚,一夜到亮,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,李奶奶只能躺在床上,呆呆發愣。

8

廣州張大爺夫婦,退休在家,年過古稀。平時買菜都舍不得花錢,每天等到下午才去菜市場揀便宜的菜,卻為了保健品這個無底洞掏光了老本:四年,花了二十萬。

究其原因,只是因為子女長期不在家,寂寞。

推銷保健品的人給予了他缺失的子女一般的關懷,為此不惜劃掉了畢生的積蓄。

他知道不值,但是他又如吸毒上癮一般,無法停止。

因為,沒有子女在身邊,實在是孤獨而無助。那一點點溫存,哪怕是假的,也能讓他們覺得一天的日子略有意味。

9

“我不怕死,但是我怕活著!

如果說不怕死,是一種無謂。但是這句話里,并看不到豪氣干云的英雄氣概,只有無限的辛酸和無奈 。

10

“幺兒,我們家也有電話了!”

四川省高縣趲灘鄉天星村的七旬老人羅秀志,在政府補貼安裝了電話的第一時間,迫不及待與千里之外打工的兒子打電話。這是兒子外出打工七年來第一次。

以前,都只能在過年的時候匆匆見一面,平時杳無音信,連彼此是否平安都無從知曉。

有時候,只要讓他們聽一聽孩子的聲音,就能高高興興一整天。

但是,很多時候,他們這一點小小的愿望都無法滿足。而這和有沒有電話無關。

11

今年清明節期間,家住重慶市墊江縣太平鎮的許婆婆,只身來到牡丹源收費站,不顧危險,不顧交警的勸導,站在高速收費站的路邊,對每一輛過路車進行“仔細檢查”。

 執法人員了解到,許婆婆有一個女兒,遠嫁到了武漢,幾個小時前,小外孫女給自己打電話說,今天他們要經過牡丹援收費站去達州掃墓。

 許婆婆想見外孫女兒一面,但是她記不住車牌號,只能預估時間在高速收費站等著,希望孩子們看見自己,能夠停會兒車,讓自己見一見外孫女兒。

她快一年沒見到自己的外孫女兒了。

為了見孩子們一面,很多父母已經“不擇手段”。

12

2014年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上,一首《時間都去哪兒了》,讓很多人熱淚盈眶。


“時間都去哪兒了?

還沒好好感受年輕就老了。

生兒養女一輩子,

滿腦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。


時間都去哪兒了?

還沒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。

柴米油鹽半輩子,

轉眼就只剩下滿臉的皺紋了!

 

時間哪兒也沒去,

就是那么匆匆過了。

就如我們的父母無聲無息地,老了。

 

有時間,;丶;沒時間,抽時間多打電話。

他們老了,

已經承受不起那無邊的寂寞、孤獨與思念。


接下來的假期里,也許,你已經買好了車票,約好了朋友,做好了攻略……

但是,回家吧。

因為父母在盼望。

 

打印本頁】   【關閉本頁】  

關于我們  |  聯系我們  |  人才招聘  |  
COPYRIGHT 2015 © BY 河南紅甲食品有限公司 ALLRIGHT RESERVED   豫ICP備20016171號-1
電話/TEL:400-891-0371  18838282595
地址/ADD:漯河市經濟開發區中山路與東方紅路交叉口東南角
2020久久精品永久免费